初读《六祖坛经》,我学会了读书


22: 23: 28庄生义梦想

当涉及到禅宗时,人们总是会想到启蒙和禅宗,并想到将性视为佛陀。禅宗经典《六祖坛经》是一部经典,记录了禅宗六祖禅师的启蒙。

然而,一千名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当作者第一次读到这本经典之作时,它并不是如何在心中练习,如何成为一个佛,而是从中学习了阅读的方法。

在谈到这个之前,我们需要简要介绍一下六能祖先的生活。

六祖的生活

刘祖惠能的生活充满了传说。他原本是个穷人。他不知道大人物,但他不想听别人在卖柴火的过程中读《金刚经》。他突然变得开悟了,所以他转向吴祖红的位置。学佛。

慧能与五位祖先的第一次会面是对五位祖先的致敬。当五个祖先看到他时,他们因地域和种族而对他提出质疑。此时,惠能说:“虽然有南北人,但没有南北佛。”为了回应他,五位祖先找到了这个人的善行。

有一天,五个祖先传给了每个门徒,让他们瞥见每个人。为了看到门徒的深度,他们选择了最好的并通过了牌匾。这时,神秀首先制作了“做一棵菩提树,心就像一面镜子。当你勤奋的时候,不要让它变得尘土飞扬。”

在这种情况下,蝎子还没有达到禅宗倡导的“自我性光”的境界。因此,五个祖先直言不讳地走到了门外,还没有开始。这时,慧能站了起来。

在听到沉秀的瑕疵后,他立刻明白了这种尴尬的局限,所以他也做了自卫。由于他不能自己写,他只能请别人帮忙写在墙上。那就是:

“菩提没有树,镜子也不是台湾。里面没有任何东西,它是尘土飞扬的。”

与沉秀的作品相比,这种尴尬是一种高度判断!因此,五位祖先将衣服传递给了惠能,这是六位祖先。从那以后,刘祖辉开始了他传奇的传福音生活。作者想要说明阅读的方式,也要从中说出来。

首先,阅读是一个道德和轻松的问题。

在六位祖先进入佛教寺庙之前,他们并不认识对方。进入佛教后,六位祖先也“不识字”,但这并没有影响六位祖先对经典的理解和解释。

那时,有一个修女读《大涅经》,但无法理解其深刻的含义,所以我来问六位祖先。这时,她拿着书,指着书中的具体词语问。六个祖先不得不淡淡地说,“我不知道这个词,你可以问我理由在哪里。” (这个词不得而知,正义就是请。《六祖坛经》)

当尼姑听到这个消息时,她有些不高兴。她忍不住问道,“如果你甚至不知道这个词,你怎么能理解这个词?” (这个词还是未知,你能知道吗?《六祖坛经》)

六位祖先立即回答说:“佛教和文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愚蠢佛,非官方文本。《六祖坛经》)

也就是说,文本只是一种工具,正义是根本。追求言语和忽视真理的真理,是不是游戏的终结?阅读也是如此。阅读的目的是在书中表达一种全面的思想表达,而不是关注导致故事结束的一个词,以及购买和回归珍珠的笑话。

其次,阅读有一个有价值的行为。

《尚书》有一种说法,“心脏处于危险之中,心脏只是最轻微的,但唯一的一种是唯一的,只有一种被允许这样做。”最重要的是做“唯一的,只有完美的”,然后才能成功。然而,本质的唯一含义是使用优点并努力工作。在这方面,六位祖先实际上为我们做了很好的示范。

新闻开头的六位祖先《金刚经》有了一些启示,后来五位祖先告诉他全文《金刚经》,这一刻将会大大实现。这时,六位祖先不需要了解大乘经典,因为《金刚经》让他意识到了世界之路。正如许多人所说,阅读是“每一遍,一切都是通过。”

这意味着我们还需要选择我们喜欢的经典并进行深入探索。在这方面,曾国藩也有类似的经历。在研究历史子集时,不要贪心,而要努力。当工作在自然界中完成时,它可以在一天结束时得到反击。

此外,必须实行阅读。

在回答六位祖先的问答时,有一个细节深深触动了作者。

那时,有一位名叫法达的僧人,出生于七岁,经常诵读《法华经》。当他来祭拜六位祖先时,他并不是第一位的。六位祖先此刻问道,对头部粗鲁并问他有什么疑问更好?

法达说他曾读过诵书《法华经》三千次,但他仍然不理解它的含义,并要求六位祖先说出来。

这时,六位祖先让他读经文,当他听到这个比喻时,六位祖先就明白了这本书的真实性。因此,六位祖先从“看佛”和“看到万物的真理”的角度向他解释了这一经典。关键在于阅读经典的过程应该付诸实践和实践。它。

最后,刘祖故意补充说“口是一颗心,就是转;如果心脏不好,那就转移了。“

在六祖的观点中,对诵经的简单研究就等于“被经文所转变”。该论文必须走到尽头,知道必须实施这一事项,因为知道必须实践这本书才能“为了将书的真实性转化为书的真实用途。

它真的是“一盏灯可以打破千禧年,一个聪明,百万年的无知!”

为什么很多人认为他们不会学习?为什么很多人认为阅读没用?这不是最好的答案吗?

如果你想学习有用,你必须“转移书籍”而不是“成为一本书”。你必须亲自去练习验证,而不是纸上练习。

最后,有一本书而不是一封信更好。

《道德经》开放的云“Daodaodao,非常道路,名字可以命名,非常有名”;

《金刚经》四个经典着作,“一切都有法律,比如梦想的泡沫;如果露水就像电,那应该就像一个观点”;

《孟子 尽心》“信函中有一片云,最好没有书。”

儒家,佛教和道教在这件事上似乎有一种令人失望的态度。简而言之,对于书中的文字,对于一些结论,除了积极启蒙的实践外,更重要的一点是持怀疑态度。毕竟,老子说:“可以说的方式只是一种普遍的方式。”道不能说。这只是因为群众的根源有不同的理解水平。因此,圣徒必须写下“流行的众生”,但实际上一切都是“无法形容的”。

因此,阅读它然后出来是真正的阅读方式。

一般来说,阅读在一个人的进步中的作用很难估计,并且为了使我们阅读的每本书都发挥其最大的价值,那么就有必要探索阅读的方式。本文以《六祖坛经》为出发点,结合自己的阅读经验,总结阅读需求,寻找更合适的阅读方法,希望为更多人提供更多的见解和帮助。

参考书:《六祖坛经》

当涉及到禅宗时,人们总是会想到启蒙和禅宗,并想到将性视为佛陀。禅宗经典《六祖坛经》是一部经典,记录了禅宗六祖禅师的启蒙。

然而,一千名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当作者第一次读到这本经典之作时,它并不是如何在心中练习,如何成为一个佛,而是从中学习了阅读的方法。

在谈到这个之前,我们需要简要介绍一下六能祖先的生活。

六祖的生活

刘祖惠能的生活充满了传说。他原本是个穷人。他不知道大人物,但他不想听别人在卖柴火的过程中读《金刚经》。他突然变得开悟了,所以他转向吴祖红的位置。学佛。

慧能与五位祖先的第一次会面是对五位祖先的致敬。当五个祖先看到他时,他们因地域和种族而对他提出质疑。此时,惠能说:“虽然有南北人,但没有南北佛。”为了回应他,五位祖先找到了这个人的善行。

有一天,五个祖先传给了每个门徒,让他们瞥见每个人。为了看到门徒的深度,他们选择了最好的并通过了牌匾。这时,神秀首先制作了“做一棵菩提树,心就像一面镜子。当你勤奋的时候,不要让它变得尘土飞扬。”

在这种情况下,蝎子还没有达到禅宗倡导的“自我性光”的境界。因此,五个祖先直言不讳地走到了门外,还没有开始。这时,慧能站了起来。

在听到沉秀的瑕疵后,他立刻明白了这种尴尬的局限,所以他也做了自卫。由于他不能自己写,他只能请别人帮忙写在墙上。那就是:

“菩提没有树,镜子也不是台湾。里面没有任何东西,它是尘土飞扬的。”

与沉秀的作品相比,这种尴尬是一种高度判断!因此,五位祖先将衣服传递给了惠能,这是六位祖先。从那以后,刘祖辉开始了他传奇的传福音生活。作者想要说明阅读的方式,也要从中说出来。

首先,阅读是一个道德和轻松的问题。

在六位祖先进入佛教寺庙之前,他们并不认识对方。进入佛教后,六位祖先也“不识字”,但这并没有影响六位祖先对经典的理解和解释。

那时,有一个修女读《大涅经》,但无法理解其深刻的含义,所以我来问六位祖先。这时,她拿着书,指着书中的具体词语问。六个祖先不得不淡淡地说,“我不知道这个词,你可以问我理由在哪里。” (这个词不得而知,正义就是请。《六祖坛经》)

当尼姑听到这个消息时,她有些不高兴。她忍不住问道,“如果你甚至不知道这个词,你怎么能理解这个词?” (这个词还是未知,你能知道吗?《六祖坛经》)

六位祖先立即回答说:“佛教和文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愚蠢佛,非官方文本。《六祖坛经》)

也就是说,文本只是一种工具,正义是根本。追求言语和忽视真理的真理,是不是游戏的终结?阅读也是如此。阅读的目的是在书中表达一种全面的思想表达,而不是关注导致故事结束的一个词,以及购买和回归珍珠的笑话。

其次,阅读有一个有价值的行为。

《尚书》有一种说法,“心脏处于危险之中,心脏只是最轻微的,但唯一的一种是唯一的,只有一种被允许这样做。”最重要的是做“唯一的,只有完美的”,然后才能成功。然而,本质的唯一含义是使用优点并努力工作。在这方面,六位祖先实际上为我们做了很好的示范。

新闻开头的六位祖先《金刚经》有了一些启示,后来五位祖先告诉他全文《金刚经》,这一刻将会大大实现。这时,六位祖先不需要了解大乘经典,因为《金刚经》让他意识到了世界之路。正如许多人所说,阅读是“每一遍,一切都是通过。”

这意味着我们还需要选择我们喜欢的经典并进行深入探索。在这方面,曾国藩也有类似的经历。在研究历史子集时,不要贪心,而要努力。当工作在自然界中完成时,它可以在一天结束时得到反击。

此外,必须实行阅读。

在回答六位祖先的问答时,有一个细节深深触动了作者。

那时,有一位名叫法达的僧人,出生于七岁,经常诵读《法华经》。当他来祭拜六位祖先时,他并不是第一位的。六位祖先此刻问道,对头部粗鲁并问他有什么疑问更好?

法达说他曾读过诵书《法华经》三千次,但他仍然不理解它的含义,并要求六位祖先说出来。

这时,六位祖先让他读经文,当他听到这个比喻时,六位祖先就明白了这本书的真实性。因此,六位祖先从“看佛”和“看到万物的真理”的角度向他解释了这一经典。关键在于阅读经典的过程应该付诸实践和实践。它。

最后,刘祖故意补充说“口是一颗心,就是转;如果心脏不好,那就转移了。“

在六祖的观点中,对诵经的简单研究就等于“被经文所转变”。该论文必须走到尽头,知道必须实施这一事项,因为知道必须实践这本书才能“为了将书的真实性转化为书的真实用途。

它真的是“一盏灯可以打破千禧年,一个聪明,百万年的无知!”

为什么很多人认为他们不会学习?为什么很多人认为阅读没用?这不是最好的答案吗?

如果你想学习有用,你必须“转移书籍”而不是“成为一本书”。你必须亲自去练习验证,而不是纸上练习。

最后,有一本书而不是一封信更好。

《道德经》开放的云“Daodaodao,非常道路,名字可以命名,非常有名”;

《金刚经》四个经典着作,“一切都有法律,比如梦想的泡沫;如果露水就像电,那应该就像一个观点”;

《孟子 尽心》“信函中有一片云,最好没有书。”

儒家,佛教和道教在这件事上似乎有一种令人失望的态度。简而言之,对于书中的文字,对于一些结论,除了积极启蒙的实践外,更重要的一点是持怀疑态度。毕竟,老子说:“可以说的方式只是一种普遍的方式。”道不能说。这只是因为群众的根源有不同的理解水平。因此,圣徒必须写下“流行的众生”,但实际上一切都是“无法形容的”。

因此,阅读它然后出来是真正的阅读方式。

一般来说,阅读在一个人的进步中的作用很难估计,并且为了使我们阅读的每本书都发挥其最大的价值,那么就有必要探索阅读的方式。本文以《六祖坛经》为出发点,结合自己的阅读经验,总结阅读需求,寻找更合适的阅读方法,希望为更多人提供更多的见解和帮助。

参考书:《六祖坛经》

http://top.camisetasbarb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