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什么是“正义”——从日本电影《检察方的罪人》说起


  高检影视中心2019.9.16我要分享

  小时候常听我妈说,她的偶像是一个叫“杜丘”的日本男人。他是一名检察官,来自一部叫《追捕》的电影,帅且正直。高考时,我妈帮我填报了法学专业,再后来又机缘凑巧地考进了检察院。录取的那天,我发现我妈特别开心。我突然想起来,她是不是觉得终于把儿子培养成了她的偶像——那个叫“杜丘”的检察官。

  一晃又11年过去了,最近有部日本电影上映,叫《检察方的罪人》。日本检察官?这个神秘的图腾瞬间引起了我的兴趣。带着对日本检察制度的好奇和同为“正义化身”的自豪感,我走进了电影院......

  

  电影开头是一位叫最上毅的资深检察官在给一群新入职的检察官上课。他刚毅、果敢、嫉恶如仇,不断向新人强调正义的重要性,他说:“罪恶不会被雨水洗去”,希望初任检察官们能够用专业的检控将犯罪绳之于法。

  之后,最上毅接手了一起凶杀案,在追查线索时发现一名叫松仓的人涉嫌在30年前用残忍手段杀害一个女孩,而这个女孩正是她久久不能释怀的初恋女友由季。久远的凶案早已超过了20年追诉时效,上天却让凶犯再次杀人并落入他的手中,真是天道轮回啊!最上毅难掩兴奋,心中充满复仇的欲望。然而很快,所有证据都指向一个叫弓冈的人,凶手并不是松仓。他拒绝接受这个事实,他认为弓冈虽然该死,但不能因此阻碍松仓以死赎罪。所以他决定用私刑处死弓冈,再栽赃松仓,让松仓在新案件中被判有罪,处以极刑。可惜,他所做的一切还是被他的助手冲野和橘沙发现了,三人陷入了不可调和的冲突。冲野和橘沙认为,以犯罪手段去争取所谓的正义是极端的不正义。二人辞职并帮助松仓赢得了诉讼,松仓得以无罪释放。无罪判决的当天,松仓像英雄一样被律师们簇拥,载歌载舞,丑陋而魔幻。冲野不仅没有反感,还向大律师邀功,以正义者自居。这又让橘沙难以接受,于是二人也分道扬镳。影片的最后,冲野去见最上毅,二人虽有师徒之情,但对待正义的理解还是南辕北辙,最终冲野说出了那句意味深长的话:“执着于自己正义的检察官必定沦为罪人。”影片戛然而止。

  走出影院,我脑中纷纷乱乱,因为其中还有很多其他的支线,比如日本军国主义的阴影、政治联姻的悲剧、司法腐败等。但相比于这些宏大的命题,我更在乎的是影片想要表达怎样的“检察观”。也即,检察方在司法中要秉持一种怎样的理念,检察方的正义是什么?

  电影是夸张而具象化的,其实每一个角色都有特殊的象征意义。初恋女孩由季,代表的是检察官内心最柔软之处;最上毅这个角色,代表的是以实体正义为终极追求的理念;冲野则代表以程序正义为根本,对事实本身可以无视的程序至上理念;橘沙这个打入检察署内部的记者,则代表最广大民众对司法的朴素情感。另外,影片还设置了一个叫诹访部的黑道人物。他深藏不露,无所不能,只要最上毅有所需,他必有所应。有趣的是,“诹访”二字,中文意思就是“咨询、密谋”。我想这个角色象征的就是检察官的“心魔”,那种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诱惑”。

  如此看来,影片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就清晰明了了。那就是,如果检察官为追求一案一事之正义而破坏法治,无异于亲手犯罪甚至杀人,是最大的不正义。

  有人说,正义不就是复仇吗?检察官代表国家为被害者复仇不正是设置检察权的意义吗?其实这种理念在2000年前就OUT了。古希腊神话中的“正义女神”(Goddess of Justice)叫朱斯提提亚,她身穿白袍,蒙着双眼,面容平静。左手提一秤,象征公平,右手持一剑,象征制裁。脚边盘踞着一条蛇和一只狗,分别代表仇恨和友情,二者都不许影响裁判。正义女神后来也被作为司法的象征,无爱无恨,不偏不倚。而复仇女神厄里尼厄斯(Vengeance)则是面目狰狞的形象。她服务于地狱,追捕并惩罚那些犯下严重罪行的人,象征着仇恨和报复。所以,2000年前的古罗马人就懂得,复仇并不代表正义,甚至一定程度上是正义的对立面,因为利用法律复仇是极端的不正义。有人说这是西方法治思想,其实中华法系也早已形成类似的思想。《尚书-大禹谟》中记载:“临下以简,御众以宽;罚弗及嗣,赏延于世。宥过无大,刑故无小;罪疑惟轻,功疑惟重;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说的就是刑罚的目的在于调节社会关系,而不是简单的等量报复。如果一个检察官只求满足自己心中的正义,那他只是一个将法律当成利刃的凶徒。如果一个检察官只求程序正义无视百姓的疾苦,那他只是一架办案流水线上的机器。检察官要有底线思维,将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并重,才能掌握司法办案的真正奥义。

  

  今年年初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在谈到检察权时强调:“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的人民检察院,扞卫的是法律不折不扣的正确实施,实事求是、依法准确、客观公正才是根本的价值追求。”“进入新时代,不放纵犯罪、不伤及无辜、罪责刑相适应必须是“三位一体”,应当并重。”检察权、公诉权就是求刑权这种理念,早已被时代抛弃。

  就拿追诉时效制度来说,影片中因为由季被杀案已过诉讼时效,追诉无门。最上毅选择通过栽赃的方式让松仓付出代价。但在我国,《刑法》第八十七条规定:“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也就是说,虽然追诉期已过的区域是刑罚触及的最远边界,但在我国,边界的最深处有一扇小门,这扇门的守护者,就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刑法把自己的底线交给了检察机关,检察机关能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对此,张军检察长强调:“追诉时效制度的立法本意是以不追诉为原则,以追诉为例外。”是啊,大凡武学宗师,不会轻易将绝学示人。一来绝招使出,伤筋动骨。二来绝招之所以是绝招就在于难得一见。如果惩治宵小也用绝招,那和街头卖艺者又有何异。比喻虽不恰当,道理却是一样的。刑法的效力在于实施,在于被信仰。例外条款的威慑不在于用,而在于不轻易用。只有不轻易用才能维持刑法体系的完整,才能维护刑法原则的刚性。

  达摩克利斯之剑可怖,不在于锋利,而在于悬在头顶。强秦之新法可敬,不在于严厉,而在于一诺千金。检察机关是法律监督机关,是法律的守护者,没有什么比维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维护国家的大局更为重要。什么是检察方的正义?这就是新时代检察机关所秉持的正义!

  收藏举报投诉

  小时候常听我妈说,她的偶像是一个叫“杜丘”的日本男人。他是一名检察官,来自一部叫《追捕》的电影,帅且正直。高考时,我妈帮我填报了法学专业,再后来又机缘凑巧地考进了检察院。录取的那天,我发现我妈特别开心。我突然想起来,她是不是觉得终于把儿子培养成了她的偶像——那个叫“杜丘”的检察官。

  一晃又11年过去了,最近有部日本电影上映,叫《检察方的罪人》。日本检察官?这个神秘的图腾瞬间引起了我的兴趣。带着对日本检察制度的好奇和同为“正义化身”的自豪感,我走进了电影院......

  

  电影开头是一位叫最上毅的资深检察官在给一群新入职的检察官上课。他刚毅、果敢、嫉恶如仇,不断向新人强调正义的重要性,他说:“罪恶不会被雨水洗去”,希望初任检察官们能够用专业的检控将犯罪绳之于法。

  之后,最上毅接手了一起凶杀案,在追查线索时发现一名叫松仓的人涉嫌在30年前用残忍手段杀害一个女孩,而这个女孩正是她久久不能释怀的初恋女友由季。久远的凶案早已超过了20年追诉时效,上天却让凶犯再次杀人并落入他的手中,真是天道轮回啊!最上毅难掩兴奋,心中充满复仇的欲望。然而很快,所有证据都指向一个叫弓冈的人,凶手并不是松仓。他拒绝接受这个事实,他认为弓冈虽然该死,但不能因此阻碍松仓以死赎罪。所以他决定用私刑处死弓冈,再栽赃松仓,让松仓在新案件中被判有罪,处以极刑。可惜,他所做的一切还是被他的助手冲野和橘沙发现了,三人陷入了不可调和的冲突。冲野和橘沙认为,以犯罪手段去争取所谓的正义是极端的不正义。二人辞职并帮助松仓赢得了诉讼,松仓得以无罪释放。无罪判决的当天,松仓像英雄一样被律师们簇拥,载歌载舞,丑陋而魔幻。冲野不仅没有反感,还向大律师邀功,以正义者自居。这又让橘沙难以接受,于是二人也分道扬镳。影片的最后,冲野去见最上毅,二人虽有师徒之情,但对待正义的理解还是南辕北辙,最终冲野说出了那句意味深长的话:“执着于自己正义的检察官必定沦为罪人。”影片戛然而止。

  走出影院,我脑中纷纷乱乱,因为其中还有很多其他的支线,比如日本军国主义的阴影、政治联姻的悲剧、司法腐败等。但相比于这些宏大的命题,我更在乎的是影片想要表达怎样的“检察观”。也即,检察方在司法中要秉持一种怎样的理念,检察方的正义是什么?

  电影是夸张而具象化的,其实每一个角色都有特殊的象征意义。初恋女孩由季,代表的是检察官内心最柔软之处;最上毅这个角色,代表的是以实体正义为终极追求的理念;冲野则代表以程序正义为根本,对事实本身可以无视的程序至上理念;橘沙这个打入检察署内部的记者,则代表最广大民众对司法的朴素情感。另外,影片还设置了一个叫诹访部的黑道人物。他深藏不露,无所不能,只要最上毅有所需,他必有所应。有趣的是,“诹访”二字,中文意思就是“咨询、密谋”。我想这个角色象征的就是检察官的“心魔”,那种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诱惑”。

  如此看来,影片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就清晰明了了。那就是,如果检察官为追求一案一事之正义而破坏法治,无异于亲手犯罪甚至杀人,是最大的不正义。

  有人说,正义不就是复仇吗?检察官代表国家为被害者复仇不正是设置检察权的意义吗?其实这种理念在2000年前就OUT了。古希腊神话中的“正义女神”(Goddess of Justice)叫朱斯提提亚,她身穿白袍,蒙着双眼,面容平静。左手提一秤,象征公平,右手持一剑,象征制裁。脚边盘踞着一条蛇和一只狗,分别代表仇恨和友情,二者都不许影响裁判。正义女神后来也被作为司法的象征,无爱无恨,不偏不倚。而复仇女神厄里尼厄斯(Vengeance)则是面目狰狞的形象。她服务于地狱,追捕并惩罚那些犯下严重罪行的人,象征着仇恨和报复。所以,2000年前的古罗马人就懂得,复仇并不代表正义,甚至一定程度上是正义的对立面,因为利用法律复仇是极端的不正义。有人说这是西方法治思想,其实中华法系也早已形成类似的思想。《尚书-大禹谟》中记载:“临下以简,御众以宽;罚弗及嗣,赏延于世。宥过无大,刑故无小;罪疑惟轻,功疑惟重;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说的就是刑罚的目的在于调节社会关系,而不是简单的等量报复。如果一个检察官只求满足自己心中的正义,那他只是一个将法律当成利刃的凶徒。如果一个检察官只求程序正义无视百姓的疾苦,那他只是一架办案流水线上的机器。检察官要有底线思维,将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并重,才能掌握司法办案的真正奥义。

  

  今年年初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在谈到检察权时强调:“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的人民检察院,扞卫的是法律不折不扣的正确实施,实事求是、依法准确、客观公正才是根本的价值追求。”“进入新时代,不放纵犯罪、不伤及无辜、罪责刑相适应必须是“三位一体”,应当并重。”检察权、公诉权就是求刑权这种理念,早已被时代抛弃。

  就拿追诉时效制度来说,影片中因为由季被杀案已过诉讼时效,追诉无门。最上毅选择通过栽赃的方式让松仓付出代价。但在我国,《刑法》第八十七条规定:“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也就是说,虽然追诉期已过的区域是刑罚触及的最远边界,但在我国,边界的最深处有一扇小门,这扇门的守护者,就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刑法把自己的底线交给了检察机关,检察机关能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对此,张军检察长强调:“追诉时效制度的立法本意是以不追诉为原则,以追诉为例外。”是啊,大凡武学宗师,不会轻易将绝学示人。一来绝招使出,伤筋动骨。二来绝招之所以是绝招就在于难得一见。如果惩治宵小也用绝招,那和街头卖艺者又有何异。比喻虽不恰当,道理却是一样的。刑法的效力在于实施,在于被信仰。例外条款的威慑不在于用,而在于不轻易用。只有不轻易用才能维持刑法体系的完整,才能维护刑法原则的刚性。

  达摩克利斯之剑可怖,不在于锋利,而在于悬在头顶。强秦之新法可敬,不在于严厉,而在于一诺千金。检察机关是法律监督机关,是法律的守护者,没有什么比维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维护国家的大局更为重要。什么是检察方的正义?这就是新时代检察机关所秉持的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