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钱的WeWork还能坚持多久?软银或寻求控股


?

WeWork停止了IPO,资本链变得更加紧密。主要投资者软银只能看着钱,花了一段时间。据报道,软银需要在WeWork上投资至少15亿美元,以帮助其克服首次公开募股前的融资困难。

当WeWork陷入资金泥潭时,外国媒体透露,软银正在寻求完全收购其股权。如果收购完成,这可能有助于WeWork摆脱困境,但这也意味着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刚刚被迫辞去首席执行官的职务。该职位的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的投票权将进一步削弱。

新闻称,诺伊曼对WeWork的投票权可能已从10:1降至3:1。他目前拥有1.15亿个WeWork股票,并且是WeWork的最大个人股东。

根据经纪公司里昂证券(CLSA)和研究公司伯恩斯坦(Bernstein)的说法,在过去两年中,软银及其千亿投资基金远景基金(Vision Fund)已收购了近30%的股份(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占27%)。 29%),投资规模接近110亿美元。

Bernstein预测,软银和愿景基金对We Company的投资将基于约240亿美元的估值。在WeWork停止IPO之前,市场给出的估值仅为100亿美元,这意味着愿景基金将亏损24亿美元。

这一次,如果软银和WeWork达成潜在的股权购买协议,软银将持有WeWork超过50%的股份来持有WeWork,但仍不确定软银是否在寻求对WeWork的全资收购。

悲观的预测表明,由于WeWork资金短缺,如果没有新的资金可用,最坏的情况就是破产。

根据WeWork此前发布的财务数据,该公司仅在今年上半年就在2018年亏损了19亿美元,并消耗了23.6亿美元的现金。截至6月30日,WeWork的账户中还有25亿美元现金。据报道,按照目前每季度约7亿美元的现金消耗率,WeWork将在2020年第一季度出现财务中断。还有市场参与者推测,资金耗尽的时间将在2020年第一季度。提前到11月底。

在过去的几周中,WeWork IPO的生产商JP Morgan Chase一直在帮助该公司筹集资金以避免破产。但是,其他为WeWork提供资金的投资银行也逐渐消失了。例如,高盛计划不扩大对WeWork的注资。高盛和其他机构已向WeWork提供了60亿美元的贷款资金。目前,WeWork的公司债券利率已飙升至11%,远高于去年的7.875%融资利率。

WeWork的估值已达到450亿美元,但在公司宣布取消IPO计划之前,WeWork的估值不到100亿美元,缩水了四分之三。

近年来,软银押注的公司已被“推翻”。除了WeWork之外,已经上市的Uber也是Softbank Vision Fund投资的公司。 2017年,软银向Uber投资了70亿美元。根据金融数据提供商Refinitiv的数据,软银通过注资收购了Uber 13%的股份,并成为其最大股东。然而,自上市以来,Uber的股价已下跌超过30%,其市值在过去五个月中蒸发了超过50亿美元。

目前,软银正在积极推动愿景基金的第二阶段。根据孙政一今年八月披露的信息,到今年年底,第一期基金投资将用尽。软银正在为苹果和富士康等企业筹集资金,并有望在未来的1000亿美元筹集1100亿美元。基金。

但是,许多机构降低了软银愿景基金的估值。根据新的估算,里昂证券认为,愿景基金的资产价值约为390亿美元,几乎是该公司650亿美元对所有技术公司的总投资的一半。

分析师奥利弗马修(Oliver Matthew)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们已根据上市公司的股价表现完善了愿景基金估值的计算方法,并将该估值应用于我们更熟悉的未上市公司,例如WeWork 。”

(编辑:王庆宇)